随即下马,解下身上的所有武器,然后经过

再后来,他将平庐淄青建设成当时几个藩镇中最强大的一个。而对于中央政府,他采取一种近乎独立的态度,使平庐淄青几乎相当于一个小王国。李怀玉,不,是李正己,已拥有十五个州。不仅如此,他还和周围的藩镇一同联合筹划直接任命官员,不缴纳贡赋等对上政策。
再后来,新罗三郎的长子觉义出家为僧,在新罗善神堂西南建了一座寺院,起名为金光院。另外还有记载,他的女儿患眼疾时,也曾在这里祈祷以尽快痊愈。
再说,金均贞之子金NFDB2徵和他的旧日部下礼征、良顺等人已逃亡清海镇,投身张保皋。
再说,他也不会不知道金阳是叛贼利弘的女婿。即使金阳能平安到达清海镇,投靠金NFDB2徵,他也会怀疑金阳是别有用心,居心叵测。
再也不再也不遗憾
在柏栗寺的一座僻静的客房内里,四宝夫人对金阳说道:“父亲大人让我劝告您,不要再隐身此地,应早日归朝。”
在彻底平定李师道之乱的第二年正月,宪宗皇帝被宦官暗杀。
在此次三井寺之行中,我终于亲眼看到了新罗明神坐像,实现了我的愿望。
在大部分年轻的时光里,杜牧主要徜徉在洛阳的樊川河边,广泛涉猎了各种书籍。据记载,杜牧在弱冠之年便已读了《尚书》、《毛诗》、《左传》、《十三史》,以及各种兵法书等许多书籍,并深受孔子“以仁为本”的思想熏陶,尊孔子为万世之师。
在佛教里,被称作活佛的高僧圆寂之后,将按照他圆寂时的样子造一尊佛像。虽然这尊智证大师坐像并不是按照他圆寂时的样子制造的,但是由于内部存有智证大师的遗骨,而且其大小几乎和真人一模一样,所以,当我看到被称作御骨大师的智证大师坐像,眼前仿佛如真人一般感到栩栩如生。
在佛教里,有舌土是指用语言或文字表示某种事物或事实,无舌土则指不通过语言或文字表示事实。因此,有舌土指教,无舌土指禅。朗慧的意思是说,因为自己是一个禅僧,所以不能用言语来解释。
在佛教中,张保皋尤其迷恋观音思想。
在古代中国,一个人若受了主君精神、物质上的恩惠,作为回报,或者为了履行替主复仇的约定,他会去杀死被主君视为仇家的权贵,这样的人被称为刺客,有时也叫侠客。
在观音像中,最常见的是以月光辉映的海面为背景,观世音菩萨站在一片莲叶之上。而周NFDA2的水月观音像却是观世音面朝大海,坐在一块岩石上会见善财童子,这幅画描绘的是华严经入法界品。
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金阳始终将这条玉带系在自己的腰上,从未解开过。如果没有这条玉带,即使金明拥立悌隆为王,也不能名正言顺地坐稳王位。进而,假如有一天金明谋害悌隆篡取王位,也会因没有这条玉带而不能信服于天下百姓。
在黑暗的山路上疾步行走的金阳,内心还是放心不下自己的小女儿。夫人四宝自尽而死后,女儿德生怎么办呢?毕竟是一个只有五岁的孩子。母亲自尽而死,女儿便将成为一个孤儿。虽说父亲还在,却是不能做出任何承诺和约定的逃亡者,也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见。
在介绍三井寺小册子的最后一页,我幸运地找到了三井寺长吏谱,第一代从圆珍开始,最后一行是第一百六十二代俊明。如此,三井寺现在的住持应是第一百六十二代长吏俊明。
在金均贞的大吼之下,品如勉强接着说下去:“此乃可怕的动乱之兆,是一个天翻地覆、阴阳颠倒、尾部吞吃头部的不祥征兆。上大等大人,天下定会颠倒乾坤的。”
在金阳大声斥责下,骆金才勉为其难地开了口:“敌军传出话来,说他们抓了将军大人的女儿为人质。”
在金阳看来,阎长和李小正可是他在紧要关头能派上用场的极为有效的杀人利器。
在金阳威严的命令面前,阎文一下子愣住了,但他还是跪在那儿一动不动。
在京都百姓的围观之中,张保皋一行已经走到了仁化门,他们被守门的卫兵拦住去路。张保皋随即下马,解下身上的所有武器,然后经过仁化门,走入宫殿,而他的部下则在仁化门前等候。
在开战之前扰乱敌之后线,令敌军阵营人心惶惶,趁其前有来兵后无退路之机一网打尽。
在雷声大作中,似乎一种熟悉的喊声像霹雳一样在张保皋耳边回荡。
在那大海深处,张保皋是怎样成为大海之神的呢?文成王三年,即公元841年,被自己的部下暗害而惨死的张保皋,是怎样打开大海深处的迷路,成为海神的呢?
在那一瞬间,浮上我脑海的人就是张保皋。
在那一瞬间,头戴红色童帽的女孩一下中箭,应声而倒。
在平步青云的路上,金阳除掉了自己最大的障碍张保皋,全天下的权势终于集于金阳一人之手。从此,他再也没有对手了。
在铺着鹅卵石的院子里,俊明师父快步走在前面,一副不拘礼节、自然随意的样子竟令人无法相信他已是八十高龄的老人。
在千年的蓝天下

将彼此牵挂,甚至‘原隰尸矣,兄弟求

的路,我走我的路!”
于是坐在金NFDB2徵旁边的谋士兼亲信礼征开口说:“大使大人,高句丽时渊盖苏文弑君,自为莫离支,窃国专权。唐朝太宗皇帝决定亲自讨伐,并说:‘吾知之矣,去本而便末,舍高以取下,释近而之远,三者为不祥,然盖苏文弑君,又戮大臣以逞,一国之人延颈待救,伐高丽是也。’
与此同时,金阳的平东军在第一战铁冶县一战大获全胜以后,马不停蹄地昼夜向王都进军,已在大邱一带摆兵布阵充分地做好了讨伐的准备。而新罗朝廷的十万大军在大阿餐金胤麟的一线指挥下也构筑好新罗的最后一道防线,等待这最后的决战。
与此同时,金阳已走出庆州境内,走向麻珍良。麻珍良位于庆州以西六十余里地的地方。
与此相同。
与马可波罗的《东方见闻录》和玄奘的《大唐西域记》齐名的世界三大游记之一《入唐求法巡礼行记》中,圆仁记录了有关张保皋的内容。尤其在张保皋生前的一段日子里,圆仁在自己的日记中曾有三四次提到过张保皋的名字。
与平素偏爱金阳的父亲不同,金NFDB2徵对金阳无甚好感。
与王兄兴德大王相反,金忠恭子女颇多。他将一女贞娇嫁给了宪德王的太子成为太子妃,一女文穆则嫁给了日后成为僖康王的悌隆,还有一女儿照明(即昕明)是金均贞的后妻。几个女儿与亲王家族联姻之后,金忠恭的势力越发强大起来。
与项羽相比,刘邦更想一统天下。于是,他接受萧何的劝告,任命韩信为大将军。这是公元前206年发生的故事。从那以后,韩信果然立下赫赫战功,终于使刘邦得到天下。
与心爱的豆蔻花分别之时,杜牧写了两首赠别诗。
与兴德大王不同,金忠恭家族旺盛,并且几个女儿都与近亲王族联姻。其中有一个女儿成为太子妃,而金均贞现在的妻子也是金忠恭的女儿。数年前,金均贞的原配因病去世,金均贞万分悲痛。后来金均贞娶了一个后妻,就是金忠恭的女儿昕明夫人。
羽毛般轻柔的雪花飘飘扬扬散落下来。
雨过一蝉噪,飘萧松桂秋。
雨还在下,越来越大的雨点不停地落在院子里,打在屋檐上,滴落,又四散溅起,啪啦啪啦的声音传进薄暮时分更加静谧的房屋内。窗外,杏花热烈地怒放着,又一只小鸟在枝头上婉转地歌唱着。
语毕,金阳立刻上前,一面亲自给金昕解开绳索,一面和颜悦色地说道:“泰昕兄,未见久矣,别来无恙啊。古人说得好:人生在世,最亲密的莫过于弟兄之间,无论祸福都将彼此牵挂,甚至‘原隰尸矣,兄弟求矣’。而今天我们这是从何说起啊,竟然在无情的战争中与兄长相逢了。”
语出《新书》,意思是即便是日行千里的千里马若运气不佳也只能拉盐车。
玉人何处教吹箫?
冤痛纵然如天一般
元和十三年(公元818年)七月,苍州节度使郑权占领复成县。十月,李索接替李愿任武宁军节度使占领兖州。而且同时,田弘正的大军向运州逼近,平庐淄青军只好被逼后退,苟延残喘。
元和十四年己亥年(公元819年)秋。
元凯即杜牧的远祖杜预(公元224~284年),是晋代的学者兼政治家。杜预平定了吴国,被封为当阳县侯,晚年时又整理了《春秋》的经文和《左氏传》,将它们编为一本书——《春秋左氏经传集解》。君卿即杜牧的祖父杜佑,被尊为自汉朝司马迁以来的第一史家,著《通典》。
原本金明派兵将雁鸭池团团围住,挖好了陷阱,只等两人前来送死。不曾想,金礼征等却早已听到风声跑掉了。金明怒气冲天。金明对如此无能而又不顾自己警告的僖康王,忍无可忍。
原来,几天以前,京城中出现了一位镇海将军。

其残忍无道比渊盖苏文有过之而无不及。

凄惨的悲剧
于是,杜牧立即从怀里掏出随身携带的毛笔,问道:“而,这不过是一个表面上的借口罢了,其实金阳撤军的理由却在别处。
于是第二日,杜牧便开始到处打听有关新罗人张保皋和郑年的传闻。一旦下了决心,便会坚定地付诸实施,这是天才诗人杜牧最大的长处。
于是豆蔻花笑着问:“大人认为是张贵妃美还是孔贵嫔更美?大人想拥哪一个在怀里啊?”
于是杜牧起身,展开豆蔻花穿过的裙子,即兴挥毫赋诗。就在这条豆蔻花常穿的绸裙上,留下了杜牧情深意切的离别诗篇,诗云:
于是几日之后,上大等金均贞下令罢去武州都督金阳的职务,紧急招他到新罗的都城庆州。
于是金阳放下酒杯,回答:“想必殷周之事您早已耳熟能详。武王灭殷之后开创周朝,不久武王的神威便传遍天下,周围的蛮族弱国纷纷敬献贡物以博得武王喜悦。其中西旅NFDAB贡奉的一种犬类为极其珍贵稀有的品种——獒,此獒身高四尺,外表凶悍,但却极有灵性,善解人意,甚至可与人对话,武王对此宠爱有加。其弟召公却深感不安,惟恐武王沉迷于宠物,而忽视国家社稷之大业,于是劝谏。召公所谏之言,想必您也记忆深刻。”
于是金阳果断地下令:“摘下来,拿掉你所带的面具。”
于是金阳哈哈大笑,回答说:“军使大人,大王陛下将自己比喻为即将枯死的杨柳树,还说道:将枯之木如何生发出新叶嫩芽来。”
于是金阳呵呵一笑,说道:“你说他是杀人犯吗?不,他是一个忠臣。古人云:疾风知劲草。遇到强风才能看出劲草挺立的气节。而他,却是狂风暴雨中的介于石。”
于是金阳解释道:“古人云:唇枪舌剑。不就是指人的舌头锋利无比吗?臣以为应该割下日官的舌头,让他永远也不能再开口泄露天机。”
于是金阳率领平东军袭击了武州,并且不费吹灰之力,轻而易举地便获得了极大的胜利。
于是朗慧再次提起毛笔在纸上写起来,并对金阳说道:“这是你的月旦评。”
于是老板娘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位衣衫褴褛的汉子,好像觉得很滑稽,说:“你是说要见清海镇大使?”
于是李顺行朗声答道:“古人道:‘狼子野心’是不无道理的。豺狼的崽子再驯服也改变不了它野兽的本性。”
于是两兄弟背过身去,在纸上写起来。亲密无间的兴德大王和金忠恭从小如此,每每遇到难题之时便喜欢这样解决。
于是六月,一场盛大的酒宴在王宫举行,地点是雁鸭池。雁鸭池是统一三国的文武大王为了建造人间世外桃源而造的王家庭园。完成三国统一大业的文武大王,汲取了高句丽和百济的文化营养,为开创统一新罗的黄金文化,修建了这座雁鸭池。
于是品如这才低声说道:“大人也知道,正月初一发生了日食。不仅如此,上月败星出现在东方。”
于是去年冬天,我立即动笔给住持写了一封长信。信中,我首先详细地介绍了我自己,然后说明了我追溯新罗三郎和新罗神明情况,最后征询能否有亲自拜见新罗明神像的机会。
于是少女双手捧杯,穿梭于席间。
于是十二月,平东军向徐罗筏进军了。
于是士兵们往倒在地上的阎文身上泼了冷水。阎文苏醒了,翻身坐了起来。
于是他急忙找到骁将李顺行,说道:“大事不好了,大使大人要设宴款待阎长,视其为上宾啊。”
于是太宗御驾亲征,渊盖苏文虽然弑君戮臣,但并没有自称为王,而金明自任大王,其残忍无道比渊盖苏文有过之而无不及。
于是为了使儿子摒弃那些不良习气,金忠恭只好急急忙忙给金明完婚,娶了金永恭的女儿允容。金永恭和金忠恭是挚友,关系极为密切,且金忠恭打算日后自任上大等之时推荐金永恭接替侍中一职。
于是我一早便来到海堤前。那时我才知道,为什么堂祭从凌晨六点就开始了。
于是我走近那幅画细看。那是一幅画在细绢上的彩色肖像,果然如俊明师父所说的,画面清晰,保存完好。
于是无论有多少阻力,金张两家还是约定了婚期,金阳画龙点睛的计谋也终于得逞了。
于是阎长回答说:“是为了给大使大人献上一曲而特意带的。”
于是于吕系答道:“大使大人不记得十年前的事了吗?阎长原名阎文,是一个盗贼。大使大人剿灭海盗之时他是最后被抓捕的。虽然他脸上代表盗贼身份的黥字如今已被消除,然而不管怎样,他仍是盗贼中的盗贼,禽兽不如啊。”
于是张保皋下令将阎长带来,于吕系也不便阻拦,退在一旁。
于是张保皋又说:“军队是更小更不能尽情施展的地方,这一点你不是也很清楚吗?新帝即位之后,每年都有八厘的士兵被强制离开军队。”
于是郑年一口气喊道:“我不喜欢!我不追随大哥,我要留在军队里!即便我成为严冬里的扇子,我也要耐心等待夏天的再次来临。大哥走大哥

上示众。”于吕系所说的悬首木上,就

给他的心灵造成了深深的创伤。
由于没有后嗣,大王驾崩之后,围绕王位继承的问题势必将有一番激烈的明争暗斗。
由于新罗明神是日本武士之父源赖义的守护神,因此源赖义在儿子十三岁时,于供奉新罗明神的神堂前为其举行了成人仪式,并将儿子的名字改为新罗三郎。不仅如此,新罗明神还是三井寺的开山鼻祖智证大师的守护神。
由于兴德大王无后嗣,众人一致推荐由上大等金均贞继承王位。
由于扬州政治、经济、社会、文化中心的作用越来越显明,公元626年,唐朝在扬州设大都督府,由皇弟亲王担任都督。公元756年设淮南节度使,掌管十一州。扬州此时已发展成国际商贸中心,是唐朝最富庶的地方。
有好友胜于此
有句古语叫“借刀杀人”。
有趣的是,金昕戏剧性地竟然在晚年再次见到了曾为他谶言将“因三草成圣”的朗慧和尚。当朗慧和尚在中国学习佛法二十三个春秋归国之后,曾被力邀主持圣住寺,而金昕死后正是在这圣住寺盖棺封土的。
有人劝金大廉也掷一次骰子,金大廉便笑着拿起骰子掷了出去。骰子最上的一面写着:“象人打鼻”。
有人说,江山十年一变。那么已经过了二十年,江山已经变化两次了,不过,山还是那座山,海仍是那片海。
有史料证明,当时兴德大王与其弟金忠恭的想法不谋而合,都试图整治腐败的新罗王朝,革新混乱的政治体制。
有一次,李广与同伴去山林中射虎,日暮时分,当李广转过一山包时,突然发现山脚下的草丛里,若隐若现地蹲着一只猛虎,仿佛就要向他扑来,李广赶忙搭箭,“嗖”地一声向猛虎射去。
有一个犯人从金阳所任都督的武州押送到了清海镇。这个犯人姓阎名文。对清海镇大使张保皋来说,抓获这个神出鬼没的盗贼,就好像拔掉了眼中钉、肉中刺。
有一年遇上了大灾荒,路上饥饿的人们比比皆是,饿死者层出不穷。杨逸命令开仓放粮,赈济百姓。他的部下对此比较担心,杨逸说:“国家的根本在于人,维持人的生命靠粮食,将百姓都饿死,那怎么行?不用担心,开仓放粮吧。如果因此事获罪,我来承担罪责。”
有一人从远方风尘仆仆而来,他要到新罗王都萨拉伯尔谒见兴德大王。这个人便是张保皋,原名弓福,也叫弓巴,意为善射者。
又过三天之后,阎文从监狱里被放了出来。
又是一道谜一般的问题。大臣们更加惊愕,个个全都瞠目结舌。
又一道闪电划过天空,雷声紧接着破空而来。短暂的闪电光中,过去八年间张保皋一手建立的清海镇的风貌一闪即逝。
于吕系呈上红线系封的龙凤礼书,禀奏:
于吕系当然想到海盗出身的李小正可以轻松地从百日岛上逃生,张保皋也赞同于吕系的这个计策。如于吕系所言,与其处罚下手李小正,不如跟踪逃跑的李小正,寻找教唆李小正买卖奴隶的真正元凶。
于吕系恨恨地说道:“这家伙穷凶极恶,拒不认罪,一定要砍下他的脑袋,悬首木上示众。”于吕系所说的悬首木上,就是砍断罪犯的脖子,将脑袋高高挂在木头上示众。
于吕系回答说:“这句话取自《新书》,意思是说即使做梦时定下的承诺,梦醒以后也应该履行,是表明守信重义的一句名言。”
于吕系是张保皋的谋士,据《续日本后记》记载,张保皋惨遭暗杀之后,于吕系流亡日本,说自己是张保皋手下的岛民,寻求日本的保护。由此可见,他可能是以完岛为中心的附近岛屿的土著居民,但他机敏聪慧,常为张保皋出谋划策。
于吕系所说的长颈鸟喙,是指背叛者的典型形象。
于吕系所言句句在理。
于吕系态度坚决,继续说道:“此人必须四肢分解,弃尸于闹市之中。”
于吕系笑着说道:“您请近前。”然后他对张保皋耳语了一番,张保皋听后脸上露出了笑容,稍后,张保皋出乎意料地命令道:“将李小正放逐到无人小岛上。”
于是,丙辰年即公元836年1月,上大等金均贞终于登上王位。
于是,大王随即命令一侍从取来角弓。角弓也叫貊弓,是韩国传统弓箭中最坚硬的一种弓。
于是,到唐朝去的一幕一幕往事开始在张保皋的脑海里一一掠过。
于是,得到神武王欣然允诺的金阳便立即拜访了张保皋。此时张保皋正准备择日返回清海镇。

新罗贵族早已熟知的名诗中的名诗。

新任君王金均贞面色惨然坐在御座上。御座是惟帝王使用的圣座。即位仅仅两天的新王金均贞或许正在叹息自己的短命吧。
新任执事部侍中金明!
信的结尾,附有宗务所的联系电话,并且说明我拜见新罗明神时,如果情况允许,俊明住持可能会亲自接待我。
形式上好像是运用正确的推理手段,实际上却违反逻辑规律,做出似是而非的推论。
兴德大王11年7月太白掩月。
兴德大王把画谱递给站在一旁的胞弟金忠恭,问道:“你知道这是谁的诗吗?”
兴德大王把纸和毛笔递给他,说道:“决定国家命运兴亡盛衰的是什么,我们各自写下来。如果写的一样,我们就是同根生;如果不一样,就是互相煎熬的豆和豆萁。”
兴德大王不愧是一位目光长远的英明君主,他已看出决定新罗国运的就是贸易。波斯等国的西洋文物与发展迅速的唐朝文明源源不断地涌入新罗,在这夹缝之中,能使衰退的新罗国运重新昌盛的惟一道路只有贸易,兴德大王通过张保皋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一点。
兴德大王超乎群臣的料想之外做出了决断,赐予张保皋清海镇大使职位及一万兵力,这便是1977年8月庆州国立博物馆挖掘的兴德大王陵碑文断石上所刻的“神谋决断”,例证了兴德大王像神一样的智慧和果断。
兴德大王赐张保皋一万兵力,允许其在清海设立镇营。此后,海上买卖新罗人的海贼彻底消失。
兴德大王打开卷成一卷的画谱,眼前出现了一首诗,兴德大王念道:
兴德大王打开那纸,纸上写着短短的六个字:远水能救近火。
兴德大王的话出自《列子》里的一个著名故事:有人问甘蝇如何不射箭又能让小鸟落下来呢?甘蝇没有说什么,而是用行动回答了他。只见他举起无箭之弓描准空中的小鸟,对小鸟说道:“落。”小鸟便应声落到地上。
兴德大王的话犹如一个谜语。兴德大王所说的新罗的兴亡盛衰都与张保皋有关,颇令人费解。
兴德大王登基之时,统一新罗正处于日渐衰退的晚期,政局混乱,腐败盛行。面对这种局面,性格强硬果断的兴德大王积极推动改革,堪称为一位出色的政治改革家。
兴德大王对佛教非常虔诚,王妃去世之后他终身未娶,正是由于这个缘故。
兴德大王对贸易的重视程度,从他的陵碑断石上可以得到验证:贸易之人间。
兴德大王放下酒杯,仍要打破沙锅问到底。于是,金忠恭便笑着答道:“大王,臣弟怎么会不知道大王的心情呢?现在,大王让张保皋入宫,不就是意在引进远水吗?若想救火必须用水,可是,近处只有烈火,没有水源。如此,哪怕是远水也要引进才可行啊。”
兴德大王封给张保皋的清海镇大使,这是当时的新罗从未有过的具有特权的职位。根据新罗的身份等级制度,平民百姓不能担任官职,而连平民百姓都不属的贱民张保皋却被封为大使,这是新罗历史上独一无二的特例。
兴德大王规定,王亲贵族的马车不得使用紫檀和沉香,不得用玳瑁装饰,不得用金银玉佩装饰。由此可见,当时张保皋的船队已从东南亚爪哇国和苏丹等国引进了檀香木和沉香木。
兴德大王和金忠恭认为,这些贵族势力就是使国家混乱不堪的近火,只有扑灭这场近火,才能消除旧制度,开创新时代。
兴德大王和新罗百官对白居易的诗早已耳熟能详,尤其是白居易四十四岁时写的《草堂重集》,是所有新罗贵族早已熟知的名诗中的名诗。
兴德大王即位之后,金昕更加腾达,曾接连几度升任朝中要职。从康州(现在的晋州)大都督直到现任的阿餐兼相国职位,这全是受欣赏他的出众人品和才华的金忠恭的恩德。
兴德大王立刻明白了张保皋不射中小鸟,却让小鸟落下来的用意。
兴德大王满怀好奇,继续问道:“你的箭究竟射得如何?果然像你的名字吗?”
兴德大王却摇摇头,面露迷惑之色,说道:“不对啊。古语说,远水救不了近火。但是,你写的意思却恰恰相反,远水能救近火。这不就是说远处的水也能救近处的火吗?那我怎么能知道是什么意思呢!”
兴德大王三年,即公元828年4月。
兴德大王三年四月,在他的故乡于设了清海镇营。那年是公元828年,现在算来整整十年了。
兴德大王十年,即公元835年2月。
兴德大王十一年,公元836年7月。

便知道那逝去的王国让杜牧有多惆怅

牧那时所写的《江南春绝句》,便知道那逝去的王国让杜牧有多惆怅。
倘若杜牧没有记载张保皋的事迹,宋祁便无法在《新唐书》中赞张保皋“孰谓夷无人哉”,而金富轼便也不能在《三国史记》中写到张保皋。那么,张保皋和他的义弟郑年便真的会从历史的记忆里彻底地消失了。
倘若平庐淄青能坚守对中央政府的中立态度,那么,这个独立的王国也许便会世世代代地繁荣下去。
讨伐军的先头部队便是武宁军。于是,武宁军下达了补校令,广募士兵。此时,正在经营木炭和食盐生意的张保皋和郑年看到公告,免不了心有所动。因为,他们虽然来中国已有五年了,但仍旧过着贫穷的生活。
替人垂泪到天明。
天机。
天渐渐黑了下来,风越来越凉,正是乍暖还寒的农历二月。
天亮后,一切将见分晓。
天哪!命运对我怎么如此残酷!
天上的太白星突然侵犯了月亮。
天上的星辰原本是不能冲犯月亮的,是一种月蚀现象,即指地球的影子遮住了月亮。自古,太白掩月便被认为是国家将有灾难的不祥征兆。接到这份报告,上大等金均贞心里一沉,一种不祥的预感袭遍了全身。
天使玉带与黄龙寺的“丈六像”、黄龙寺的“九层塔”一并称为“新罗护国三宝”。据传,天使玉带是镇平王一年即公元579年,天宫上皇派天国使臣馈赠新罗帝王的御用长腰带,从此成为彰显帝王神圣地位和权势的国宝之一,是历代新登基君王向世人耀示君王神圣的必备之物。
天虽未破晓,但黑暗中已透出些许黎明的光亮,若是不想被利弘的士兵抓住,最好天亮之前逃离柏栗寺,逃得越远越好。
田埂间依然水流潺潺。汉子弯腰清洗沾染了血迹的刀和手。虽然刚杀过人,但他看上去却没
晚唐杰出诗人杜牧在《樊川文集》中对他潦倒的形象这样描写:
万波息笛。
万万波波息笛。
亡国之音。
王弟金忠恭之子金明!替任死去的父亲,升职排位第二的金明!在一切可以瞬时将金均贞担任上大等这个好消息所带来的喜悦之情浇灭的坏消息之中,金明入朝是最令金阳焦虑的。
王都至海内,房与墙相连,无一草房。琴声歌声不绝于耳……
王妃的父亲被称为国舅。
王靖答道:“离扬州不远有一个地方叫连水乡。那儿的戍将名叫冯元规,他与郑年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大人如果去找他,一定能够详细地了解到郑年后来的状况。”
王靖顿了顿,看看杜牧,又接着说:“大人既然问起,我便不妨细说与大人听听。我与张大使关系密切,我在扬州收购波斯国、占婆国以及大食国商人的商品,都是通过张大人的船队,运往新罗、日本等地进行贸易的。”
王靖顿了一下,杜牧也暂时放下了笔。他一直在仔细倾听,间或在纸上做做记录。杯子里的酒已经喝干了,王靖重新续满,推到杜牧面前,杜牧接过来,慢慢地啜着。
王靖很早便听说过杜牧的名字。
王靖回答说:“当然见过,见过三四次。”
王靖将目光集中到杜牧脸上,哈哈大笑起来。
王靖居住在外国商人集中居住的波斯庄,听说唐朝官员杜牧要来,王靖做好了充分准备来迎接他。
王靖看着杜牧,觉得很意外。
王靖所说的内容都是杜牧闻所未闻的,这样一来,杜牧对张保皋的好奇心又加深了一层。
王靖提到的冯元规是当时泗州连水乡的镇将,他当年在武宁军中时便与张保皋、郑年私交甚密。后来,他从武宁军退役,回到他的故乡连水乡,成为官职六品的戍将。
王靖笑着接道:“春意盎然,杏花更需解语花。”
王靖有如此不俗的文化鉴赏能力,所以他不仅早就读过杜牧的作品,还在心里认为杜牧有朝一日定会成为超越白居易的诗圣。
王智兴的出师大捷一开始便挫伤了平庐淄青军的士气,平庐淄青军节节败退。
王智兴认为此次是自己升任节度使的最好机会。若自己能在这次战斗中立下大功,说不定可以当上徐州节度使。
王智兴是武宁军的先锋,是一位阅历丰富的将军。他原先是李正己的同族堂兄李遗的衙卒。公元781年李正己去世,李氏家族出现内讧,李遗献出自己管辖的徐州,归顺了唐朝朝廷。
望着这些从未见过的令人眼花缭乱的贵重物品,兴德大王吃惊地问道:“这些东西都是从何而来?”
微生亩是中国春秋时期的鲁国人,他憎恶乱世,只求鹤立鸡群超然于世,于是隐遁起来。他与孔子的这一问一答是《论语》“宪问篇”中极其著名的一个对话。孔子一面主张躲避险恶世间,躲避混乱之地,躲避他人之疑,躲避谗言之群,而另一面却又强调不可因乱世之肮脏而躲避,反倒应该挺身而出,以清新的思想改变天下,使天下得到应有的秩序。
韦固很好奇地过去问他说:‘老伯,请问你在看什么书呀!’
韦固听了以后更加好奇,就再问他:‘那你袋子里的红绳子,又是做什么用的呢?’
为此,兴德大王特意在尊礼门前建造了一个射箭场,并经常亲临射箭场,观看军士射箭。
为了帮助兄长源义家,曾身穿红色铠甲,手挥“风林火山”战旗,平定了清原叛军的新罗三郎,从他开始,便诞生了日本传奇性的武士名门,武田家族。
为了成就一番大业,成为乱世枭雄,要不惜大义灭亲的代价。
为了得到权势,他必须牺牲三个女人。第一个是被他逼迫自尽的妻子四宝,金阳以她的死换取了金NFDB2徵对自己的信任。
为了得到至高无上的王权,臣下谋反暗杀皇帝,兄弟残害骨肉血脉,是一次我国历史上史无前例独一无二、连续三十年争夺王位的惨不忍睹的宫廷大屠杀。
为了防止隔墙有耳,金阳环顾了一下四周,声音压低得只有他旁边的金NFDB2徵才能听到。
为了见义兄张保皋,不惜飘洋过海回到了故乡清海镇的汉子,姓郑名年。
为了笼络民心,僖康王即位后,赦免了除死刑犯外的所有囚犯,却依旧无法安抚人心。
为了你
为了挽救岌岌可危的国家命运,金忠恭曾亲自骑马奔赴战场,把守城门。
为了消除皇上对自己的怀疑,韩信依计行事,带着钟离昧的首级晋见了皇上。

起来走路就像个瘸子。小赵阿姨说,我还不

,也没有安慰我。他把萨萨接过去,腾出一个装书用的木箱,铺上自己的一件军衣,把萨萨放了进去。然后他拿了把锄头,一个人在房子后面使劲儿地挖,挖了一个整齐的土坑,把木箱埋了进去。
你惊讶。你肯定会惊讶。
你就是那个让我们快乐让我们开心的三两丫头。
你快说没有问题呀。
你留下了生命,自然留下了与之相关的一切。但我们中没能留下生命的人,却留下了永恒的青春。
你们不用担心我,木军,木兰,虽然你们的父亲走得这么突然,可我不难过。你们看我不是
欧战军说,这不用你操心。
欧战军说,这还用问吗?她连家都不回了。她根本就一场。她不愿在大哥和弟妹们面前流泪。
其实木兰也是在接到母亲电话之后,才知道父亲是为了什么召开家庭会议的。虽然她要求自己每周回去看父母一次,但这只是一种不带任何情感色彩的理性要求。谁叫她是大女儿,又是医生呢!她即使是回去,也只是看看父母身体有无异常,并没有其他的交流。她不了解父母的苦恼,也不向父母诉说自己的苦恼。
其实那花一点儿也不漂亮。花朵非常小,颜色也不鲜艳。但却很生动而以往这时候,他已经站在了操场上。
气得欧战军差点儿没跳起来揍他。
气氛一下又紧张起来。
汽车发动了,朝城西驶去。
恰巴山不仅绵亘120公里,还起伏着汹涌的波浪。我已经判断不出我们此刻被山涌起在第几个浪头上了,或者被山掀进第几个浪谷里了。我只知道我们还没有走出它的怀抱,我们还得在它怀里继续挣扎。
恰巴在藏语里的意思,就是冰。这是座冰山。
前两天欧战军在当地晚报上看到一则消息,说一家超市因为拖欠货款被查封。他知道小儿子木鑫也经营着一家超市,就特别注意看了一下超市的名字,一看正是木鑫经营的那家,消息的最后一句话是“总经理欧某不知去向”。当时就把欧战军气得拿报纸的手有些抖,冲着老伴儿白雪梅嚷嚷说,我早说过这小子要出事,这下好了吧!拖欠货款!就算出事你也别跑呀,你有本事你就拿出本事来顶着,跑什么跑?他要白雪梅马上把木鑫给他叫回来。白雪梅没像他那么急,她轻言细语地说,咱们还是先问问清楚再说。她打了个电话给木鑫,木鑫在电话里满不在乎地说,那是记者乱写的,这家超市去年就不在我的名下了,我已经卖给别人了。天大的事和我没关系。
前面的队伍突然停住了。
前面一个等待过江的同志诗兴大发,顺手在江边写了句“牛皮船好像大黑碗”,后面一个同志看见了又接了一句“我们好比稀饭”。等轮到我们上船时,走在前面的辛医生又添了一句:船夫是厨师,把我们从这边舀到那边。
前面有人喊,雀儿山到了。
前年我们这群女兵——如今的老太太在一起聚会时,吴菲阿姨也专程从西安赶来了。我们又说起了这段往事。我问她腿怎么样了?她笑说那还好得了?落了个骨质增生。一疼起来走路就像个瘸子。小赵阿姨说,我还不是,肩周炎厉害着呢。谁让我和牦牛干架呢。大家都笑了。
前些年,当我第一次坐飞机飞进西藏时,我从舷窗上看见了它们,看见了那一座座蜿蜒起伏的山,它们看上去有些柔和,像大海的波涛在蓝天下起伏着,让我有一种陌生的感觉。
前些日子,我忽然在电视上看见了它们,我是说牦牛。它们和几十年前一样,还在高原的草滩上悠闲地吃着草,它们一点儿也没变。在那一瞬间我有一种冲动,想回高原去看看它们。我想它们一定还记得我,记得我们这群与它们朝夕相处的女兵。
前些日子,我又从电视里看到了二郎山。一别几十年,二郎山已经变得让我陌生了。川藏公路刚修通时,公路就像一根细细的绳子,在山腰上缠绕着,一场泥石流就能冲断它。现在好了。电视上说,二郎山的大隧道终于修通了,长达9公里。就是说,现在过二郎山,只需要坐几分钟的车穿过隧道就行了。这消息让我又高兴又感慨。人们再也不用唱“二呀么二郎山,高呀么高万丈”了。可我是多么想念高万丈的二郎山呀。
桥身剧烈地晃动着,桥下滚滚波涛,我的心随着桥身的起伏而起伏,一刻也无法平静。

题,换句话说,是解决一些连

没有流泪嘛。
你们不用担心我,我没事。
你们不知道吗。
你们的父亲18岁入伍,是个大个子,年轻时身高一米八。他跟我说,他刚当兵时连长就很喜欢他,常拍着他的肩膀说,好小伙,天生一个当兵的料。的确,我认识他时他30岁,仍然精神抖擞,丝毫不见老。可以想见18岁的他是怎样的英武了。有句老话说,山东出好汉。我挺相信这句话。这里面除了有梁山好汉留下的英名起作用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山东人首先在个子上像个好汉,几乎个个都魁梧高大,不会给人卑微畏缩的感觉。
你们的父亲抱起虎子走到窗口,借着光亮看了看说,嘿,怪不得你能看出他们是父子妹们。木棉,木槿,木鑫都回来了,郑义,小金、陈郡和也来了,只是木鑫的女友周茜没来。
欧木军马上说,好的,我回来。
欧木军已经习惯于服从父亲了。他比其他几个子女对父亲在敬畏之外更多一重尊重。因为他15岁当兵时,父亲还是他的上级。父亲做他的上级做了20多年。父亲的威严远近闻名。他对他的怕不是一般人的怕,准确地说是敬畏,还有几分崇拜。
欧木凯从小峰的团里赶回自己的团,已是深夜。
欧木凯大踏步地走,一路上有下级军官向他敬礼,他像没看见一样只顾往前走。
欧战军看着她,沉默着。
欧战军看着她,又看看其他孩子,大家都低头不语。他深深地吸了口气,说,你们好像对我的意见很大。好吧,既然木槿已经开了头,今天你们就把心里话都说出来吧,我保证不发火,保证耐心地听你们说。怎么样,从木军开始。
欧战军拦住白雪梅,说,让他往下说。
欧战军愣了一下,说,怎么,你还嫌小郑不好?人家小郑哪点不好?一个党员干部,事业有成,你还要怎么样?而且出了这样的事,人家也没有和你大吵大闹你还想怎么样?不要以为自己是个大学生,是个编辑就不得了了。
欧战军没想到木槿丝毫不认错,口气还这么冲,火气渐渐上来了:不对!你那些事不仅仅是你们夫妻间的事,它已经超过是非界线了,我们做长辈的有责任管。
欧战军梦见自己飞起来了。
欧战军拿起一张《西藏日报》,但好一会儿也没看进去。头越来越昏了,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他想跟妻子说说话,说说昨晚的事。他想说,你要是想把过去那些事告诉孩子们,那你就告诉吧。可是从哪里说起呢?木槿的事也说吗?木凯的事也说吗?他真不想让他们知道。他们知道了,会不会更生他的气呢。
欧战军气得有些发懵,不停地对白雪梅说,她怎么能这样?她怎么能这样?你给她打电话,问问她还是不是我女儿?问问她还想不想回这个家。
欧战军亲字于1998年秋
欧战军轻易不召开家庭会议,是因为他们的家庭会议,多半是用来解决一些非常棘手的问题,换句话说,是解决一些连他都解决不了的事情。一般来说,家里的事情他说了算,他的话就是这个家的法律法规。
欧战军清了清嗓子,环视了一下客厅,说,我们这个家如果所有的成年人都到齐的话应该有14个,今天只到了9个。
欧战军稍稍愣了一下,接着自己的话往下说:木凯他们就不说了。木兰,小陈怎么没来。
欧战军睡着了。
欧战军说,搞僵也得开。这么大的事,我不能不管!我们欧家什么时候出过这种事?太丢人了!有个老六在那儿搞自由主义,就够我心烦的了。没想到老三也会这样,一个有文化的人,怎么这么管不住自己。
欧战军说,胡说八道!现在又不是奴隶社会。
欧战军说,你少在外面给我丢人现眼就行了。
欧战军说,什么叫我不替你着想?我就是看不惯你们这个样子,一点点小困难就跑回来找父母,一点点问题就开口求人。生活困难?能有多难呢?我就不信。至少氧气是够喝的嘛。
欧战军说,为什么。

进怀里,说,不用担心,有我呢

你们父亲的惊喜出乎我的意料,他红了脸。他有些不相信地盯着我的肚子说,我怎么没看出来?
你们父亲的先遣支队最初与牦牛遭遇时,也闹过笑话。一个北方战士凌晨去执行侦察任务时遇见了牦牛。他是头一回见到这种动物,加上天没亮看不清楚,还以为是西藏的老虎呢,就卧倒射击,一枪击中。后来才知是牦牛。当时西藏正流传着一些谣言,说解放军是红头发绿眉毛的强盗。为了消除这些谣传,你们的父亲和王政委一起,亲自上门到牦牛的主人家赔礼道歉,赔偿了三倍于那头牦牛的钱。牦牛的主人简直不能相信这是真的,过去旧军队不要说是误杀,就是明抢也没人敢吭声。他一再地说着感谢的话,眼圈儿都红了。
你们父亲瞪大了眼睛,说,什么?你不想要?你怎么能有这种想法?你以为那是你一个人的事?你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不要?
你们父亲对我说,多亏了辛医生,不然的话你恐怕这会儿还苏醒不了。他守了你整整一夜,不停地用冰块给你降温。你烧得跟火炭一样。
你们父亲发火说,书上说老这么拖延下去更危险,我们必须尽快结束战斗!
你们父亲告诉我,在那一瞬间,他心痛万分,恨不能立即把木兰带回到西藏来,带在我们的身边。
你们父亲见我不吭声,语重心长地说,白雪梅同志,你已经不是女学生了,你是一个军人,是一个革命者,我希望你好好想想这个问题。那书上说的是什么?它说这个世界是上帝创造的,它还说上帝主宰着人类历史的发展。这些观点你能相信吗?你不去分析它的错误观念,反倒说它写得美。它写得美就是为了迷惑你这样的人。我看,你还得努力克服头脑中的小资产阶级情绪才行。
你们父亲看了一眼书,说,对,婴儿的头应该先出来。快把脚塞回去!
你们父亲愣了一下,走过来把我揽进怀里,说,不用担心,有我呢。你知道吗,我喜欢孩子,我要做父亲,我要做很多孩子的父亲。难道你不想做母亲吗?你不想有许许多多的孩子吗?我们要生一大堆孩子!
你们父亲命令似地对我说:不要叫,勇敢点儿!用力!再用力!我要你和孩子都好好的!
你们父亲那钢铁般的胸膛里,突然间有了一阵柔软的暖意,他的眼眶甚至有些潮湿。他想,她们才该骄傲呢。他们有的自豪感不过是她们的十分之一罢了。
你们父亲那横贯中国大地的匆匆步履,也终于停在了川西平原上。
你们父亲生气地说,你是个军人,怎么能读这种书。
你们父亲说,好了,不要胡思乱想了,从现在开始,你的任务就是做母亲。如果你把孩子弄掉了,我就处分你。
你们父亲说,你怎么发呆?我掩饰说,没什么,我不知道你会夜里回来。尽管我是如此地惦记他,但我不习惯表达这样的感情。你们的父亲说,本来是该明天回来的,但我不想再耽搁,就连夜回来了。
你们父亲说,你怎么了,难道不高兴?
你们父亲说,他守着这些庄稼,再也不会饿着了。
你们父亲说,怎么,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你们父亲又吼起来,他说谁说你不行了?!我不许你再说这个话!

我们心里有盼头。记得11月29

下去没多久我就饿了。走到半山腰时,我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肚子里先是咕噜咕噜地叫,后来连叫声也没有了,嘴里不断地冒出清口水,浑身一点儿力气也没有。
那天当我欢天喜地跑回到住处,想告诉苏队长我通过了体检时,我看见她医生过来时,孩子的头都出来了。也许是因为第四个孩子,出生很顺利。从发作到生下孩子,仅用了半小时。
那天夜里木兰格外安静,一直恬恬地睡着,没来打搅我们。木兰你从小就是个懂事的不给人添麻烦的孩子。木军也安静地睡在妹妹的身边。自从我告诉他我是他的母亲后,他就一步也不肯离开我了。
那天夜里是我先发作生产的。
那天夜里我一直睡不着。我一会儿想苏队长,一会儿想你们的父亲。我觉得他们身上有某种地方非常相像。我说不出是什么。
那天在门口,我们一眼就认出了对方,尽管我们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那天早上,木棉终于下决心到街道办事处的家庭服务中心去登记。
那天早上,尼玛悄悄地走了。她再也没有回到我们家来。
那条河在拐弯之后变得急浪滔滔,片刻便将他冲走了。随后追赶而来的藏族同胞大声呼喊着:辛门巴!辛门巴!他们一边喊一边顺河追赶,他们锲而不舍地追了十几里地,才在一个水流比较平缓的地方将他救起来。
那位牧民比画着,冲我们又笑又说。翻译告诉我们,他在说不要紧,只要我们不去惹它们,它们是不会来伤害我们的。
那些牦牛的背上,驮着沉沉的木箱和麻袋。里面有银元,有代食粉和大米。那都是我们进军西藏赖以维持性命的东西。我们每四个人一组,轮流和牧民一起赶牦牛。那些牦牛尽管在我们的口哨声中上了路,但它们和我们毕竟还有隔膜。它们时不时地要表现一下这种隔膜。
那些拿起枪能打仗拿起锄头能种地的战士们,跳起弦子来非常轻快,节奏鲜明,动作优美。他们跳了两圈之后,开始热情地邀请我们加入,邀请藏族同胞加入。我们起初还有些不好意思,但那些藏族青年马上就大大方方地上去了,他们手拉手地加入到了战士们的快乐舞蹈中。我们被感染了,也和他们一起跳起来。
那些日子,那个参谋一直有一种罪孽深重的感觉。他想为什么死的不是他呢?
那些日子,苏队长看着我们时,眼里是心疼,看着虎子时,眼里是心痛。我就是从那个时候明白,疼和痛是不一样的。
那些日子,苏队长天天和我们待在一起,和牦牛待在一起,我们几乎要忘记她是一个母亲了。晚上回到住处听到虎子的哭声时,我们才想起她还有个可爱的儿子,并且,还有个心爱的丈夫。
那些日子,我和许多同学天天守在学校里,参加地下党领导的护校工作,防止国民党撤退时进行破坏活动。重庆的冬天总是阴沉沉雾蒙蒙的,可那些日子,我们却觉得很亮堂。我们心里有盼头。记得11月29日的那天晚上,枪炮声响了整整一夜。我和一些同学围着一盆炭火在教室里忐忑不安地等待着,我们知道解放军马上就要进城了,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激动。
那些叔叔和阿姨一见到自己的孩子就冲过去把他们抱起来,搂进怀里,一阵拼命地亲吻。有不少孩子竟被他们的父母亲热得大哭起来。有一次,一个小朋友被他爸爸紧紧地搂进怀里,又高高地举起来抛向空中,弄得一阵哭一阵笑的。可等他爸爸把他放下地后,他的老师却跑过来抱歉地对他“爸爸”说,弄错了,那个不是你儿子。
那些天,我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她,看着她的小脸从粉红到苍白,看着她的哭声渐渐微弱,看着她的身体一点点地衰下去。到第4天的早上,萨萨终于没有了呼吸。
那些咸涩的泪水不等滑落下去,就被阳光吸了去。
那一刻,我的心里盈满了泪水。我知道那孩子是因为快乐而哭。世上有这样的快乐,要用哭来表达,它不能不令我感动。
那一年,我是说1949年,你们的父亲一仗接一仗地打,从华北打到中原。11月初,第二野战军开始进军大西南。尽管局势复杂多变,战斗频繁紧张,但从整个中国来看,解放军已胜券在握了。
那一年,我终于又怀上了一个孩子。你们父亲高兴得像孩子一样击掌叫好。刚结婚时他就说,他要养一大群孩子,他太爱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