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恩为他们感到难过。他们抓不到他

班恩认为那是干尸的味道。对艾迪来说,那闻起来像是麻风病人的味道;理奇觉得那闻起来就像世界上最古老的法兰绒夹克,腐朽、溃烂了——伐木工人的夹克,非常大,可能大得像保罗。班杨那么高大的人都可以穿;对贝弗莉来说,那闻起来就像她父亲装袜子的抽屉;在斯坦利心里,这味道唤起了他童年最可怕的记忆。油和着泥土的味道,使他想起了一个没有眼睛、没有嘴巴的恶魔;麦克觉得那是已经没有鸟儿的鸟巢里干枯的羽毛的味道。
班恩认为他们的生命可能就依附着这些问题。晚上当他躺下睡觉时,脑海中又出现了另一个问题,可能是惟一的一个。怪物有某种原形,他几乎看到了。看到了它的原形就等于知道了它的秘密。寂静的午夜传来婴儿的啼哭,像一枚原子弹,像一颗银弹丸,像贝弗莉和比尔深情疑望的目光。
班恩呻吟着。这场疯狂的追逐会结束吗?
班恩什么也没说。惊呆他的不仅是这个邀请,而且还有伴随它的那种随意与朴实。
班恩甩甩头,那个声音消失了。这对班恩来说很重要。但是他突然明白了,这幢房子是一个很特殊的地方。这幢恶臭扑鼻、在这里一切似乎都变了样的房子是它通向另一个世界的一个驿站。这里不仅看起来很大,而且一切都很古怪。班恩站在那里,看着走在前面的朋友们——但是他们走远的时候,不但没有变小,反而变得更大了。地板好像也倾斜了——这时麦克回头叫他:“班恩!”班恩看到他脸上的惊恐。“跟上!
班恩双手插兜,站在堪萨斯大街和戴尔特雷街交叉的拐角上,看着计程车走远了。他想尽力忘掉午饭时大家做出的危险决定。却怎么也忘不掉,总是想起从比尔的幸运喜饼里爬出来的那只灰黑的苍蝇,脉纹清晰的翅膀耷拉在背上。他想到自己的成功,来转移注意力,但是过不了5分钟他就又想起了那只苍蝇。
班恩双手用力举起那块招牌。现在他们都能看到了:阿拉丁。
班恩顺着河沿跑到了那棵歪倒的大树前面,爬了过去。艾迪在彼尔和理奇的搀扶下刚翻过去,脚下一绊,班恩揪住了他,两个人一块儿滚倒在地。艾迪叫出声来。
班恩说。“除此之外,我想没有办法确定此事。”
班恩说:“看来情况更糟了。我们现在少了两个人。”
班恩说:“肯定是因为烟雾,比尔。”
班恩说道:“怪物比以前更想杀掉我们了。”
班恩说了,只有那些勇士才能进烟洞,而不是女人。“
班恩耸耸肩。“我想我只是战胜了我自己而已。教练使我下了决心……但是想到你们,我才真正相信自己能够做到。而且我的确做到了。”
班恩抬头发现艾迪正看着他,不好意思地转过脸去。
班恩舔着嘴唇看着比尔,然后他突然猛冲出去,朝小河方向跑去。一道闪电划过天空,紧接着一声霹雳。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飞了出去,打中了班恩的屁股。他叫了一声,双手扑倒在地。
班恩听到比尔愤怒的叫声:“你杀、杀、杀了我的弟弟,你这、这、这个婊子!”
班恩听到有人回答,却听不清孩子们说了些什么。孩子们离得太远,而河水——肯塔斯基河的河水——欢腾跳跃、喧闹着流向远方。
班恩突然感到唇干舌燥,吹不出日哨来。
班恩突然听到一种低低的嗡嗡声——那声音很微弱却真切人耳。
班恩拖着伤腿吃力地向前走,心里想如果这时那些小霸王再返回来,他无论如何也逃不掉。不过他也不在乎了。
班恩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工作中,他对贝弗莉说话的口气就像是一个外科医生在指导护土的工作。“贝弗莉,你的手能拿得稳。把漏斗插进这个小孔里。戴上手套,别烫着。”
班恩望着艾迪沿着杰克逊大街走了,他也转身要回家。就在此时,他看见就在杰克逊大街和梅恩大街的拐角处的汽车站牌下面站着3个熟悉的身影。尽管有3个街区远,但是他仍旧看得很清楚。他们正背对着他——他真是太幸运了。班恩连忙躲到一个篱笆后面,他的心跳得很厉害。5分钟之后,公共汽车开了过来。亨利一伙人把烟头扔到路上,上了车。
班恩微微地蟋缩身体才不致摔倒。亨利冲过来,一手抓他,一手用刀向他猛刺。班恩躲向一边,他的身体失去了平衡。亨利摔下去的时候正踢中了班恩那条受伤的腿。班恩一下跪在地上。班恩看得目瞪口呆,敬畏代替了恐惧。亨利像超人一样手臂前伸飞了出去,撞在那棵枯树上,又摔在地上。刀子从他的手中飞了出去。亨利滚下山坡,仰面朝天地滑进沟底的树丛中。一阵尖叫。一声问响。接着是一片寂静。
班恩微微笑了笑。“我想得交一点钱吧。”
班恩微笑着,有些迷惑不解。
班恩为他们感到难过。他们抓不到他,便拿那些孩子撒气。
班恩问是什么样的门。
班恩吓得心跳加速。他看到贝尔茨站在街对面抽着烟。维克多走过去,他们两个说了些什么,就各走各的路了。班恩感到脸有些发烫。他们总能逮住你。这好像是命。
班恩相信他的话。内伯特大街29号像被封在一个有毒的信封里。虽然你看不到它……但是可以感觉到它的存在。
班恩小心地把奥德拉还给他,比尔把奥德拉扛在肩上。“还有火柴吗,贝弗莉?”
班恩小心翼翼地走了出来。他用手触摸着一滴血迹,然后另一滴,然后是镜子上一道长长的血痕。“这里,这里,这里。”他的声音很低却很有权威。
班恩小心翼翼地走上几步,站住了,好像怕被咬着似的。他无助地看着比尔。
班恩笑得几乎都站不住了。他重重地坐到了垃圾筒上。但是他太重下,一下子把上面的盖子压了进去,自己也滚了下来。艾迪用手指着他,笑得更厉害了;贝弗莉扶着他站了起来。
班恩笑得直不起腰来。比尔看了他一眼,手还插在裤子后面的口袋里,微笑着。对,是微笑着,但是看起来有点遥远,有点茫然。他看了看艾迪,然后扭过头对着班思。
班恩笑了,这回轮到他脸红了。
班恩笑了。“从11岁起我就再没有那个实力了。我吃得太他,一会儿你们得把我抬出去啦。”
班恩笑了。“对,正是。我叫住他:“听着,你这个蠢货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