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比尔看出他已出了一头细汗

班恩跌跌撞撞地走到墙边,靠在那里。他感觉脑袋轻飘飘的,直想呕吐。
班恩兜里揣着剩下的4分钱,手里拿着糖果走出商店。他看了看手里装满糖果的棕色纸袋,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你再这么吃下去,贝弗莉看也不看你一眼了。”这种想法令人不快,于是他把这想法压了下去。
班恩发出一阵歇斯底里的笑声。“洗净洗不净都没关系。反正他们看不见。”
班恩赶忙跟上去,又踏上一脚。他感觉到那只小蜘蛛在他的脚下被碾得粉碎。班恩忍不住吐了出来。他用力转动鞋跟,直到意识中的叫声消失殆尽。
班恩刚才吓呆了,这会儿才醒过神来。他怒吼一声举起一个垃圾桶,用力掷出去,正砸在亨利的后腰上,把他打倒在地。
班恩刚想走过去,可是觉得五脏内腹一阵翻腾,连忙跑进了树丛中。
班恩咯咯地笑了。“不知道他洗不洗澡。”
班恩还沉浸在思考中。银的力量。弹丸的力量。这些力量都从哪里来的?所有的力量都从哪里来的?你怎样能得到它?你怎样利用?
班恩还注意到其他一些怪事。
班恩和艾迪都静了下来。两个人都呆呆地看着贝弗莉。突然间,三个人爆发出歇斯底里的笑声。
班恩和贝弗莉摇摇头。艾迪说:“就是患癫病病的那个?”
班恩和理奇先进去,用大家递下的石块在地板中央垒出一个小小的烟洞。他们一个一个走进地下俱乐部,每人手里都拿着一把嫩绿的树枝。比尔走在最后。他关好活盖,打开那扇小窗。“那、那。
班恩很潇洒地耸耸肩,但是比尔看出他已出了一头细汗。“真心告白到此结束,我觉得自己还能再喝一杯啤酒。说话真让人口干舌燥。”
班恩吼叫着向亨利冲了过去。亨利见势不对,想要躲闪;但是躲闪不及,被班恩撞得飞了出去。150磅对60磅,亨利当然吃亏了。他仰面朝天倒在地上。班思又冲了过去,他模糊地意识到耳朵上热乎乎地刺痛——那是贝尔茨的佳作。
班恩怀疑地看着贝弗莉和理奇。
班恩环顾四周,想找一块藏身之地。
班恩环视大家,然后点点头。“好吧,12点钟前再讲一个故事。比尔和理奇想出用子弹的主意——”
班恩慌张地转过身来,她听见收音机掉到了地上。班恩也开始喘气了。突然喀嚓一声……收音机静了下来。
班恩既感到恐惧又感到兴奋。恐惧是因为他现在理解了书中写的故事,就像杰克。伦敦的小说里描写的,在这样的天气,夜里气温降到零下15度的时候,真的能冻死人。为什么兴奋却难以名状。是孤独的感觉——一种忧郁的感觉。他走在街上,从风的翅膀上经过。那些躲在温暖明亮的屋子里的人们谁也没有注意到他。他们不知道他从此地经过。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是一个秘密。
班恩夹在他们中间,也看见了,他感到既恐惧又兴奋。他喜欢这种刺激的感觉,因为他本能地意识到这种兴奋是一种工具。看到这座煤堆就像看到从前只听别人说过,或者从书上看到的一个伟大的历史奇迹。
班恩讲完,看了看艾迪。艾迪又吸了一口哮喘喷雾剂,然后又讲了那个麻风病人的故事。他说得很快,嘴里的词好像一个挤一个地喷出来。说完之后,他几乎是在哽咽了,但是这次他没有哭。
班恩觉得他的心跳加速,嘴里有种酸酸的味道,头也疼起来。
班恩接住火柴。比尔和理奇继续往前追。借着微弱的光线,班恩注视着他们的背影。他低头看着第一个蛋壳薄薄的卵,看着里面黑乎乎、小鱼一样的影子,他的决心动摇了。这……嗨,伙计们,这太过分了。太可怕了。不用他动手,它们也会死。
班恩紧跟在好后面,不停地喘着粗气。
班恩紧张地扭了扭身子,什么也没说。
班恩惊恐地把他的喜饼丢在桌上。那块幸运喜饼滚过来,比尔看见里面有两颗牙齿,牙根上还带着凝固的血块。像空葫芦里的籽,哗啦哗啦地响。
班恩沮丧地看着自己褴褛不堪的衣服,知道回家又得挨母亲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